【三对夫妻的淫荡故事】(01-02)【作者:在纽约的男人】

作者:在纽约的男人(where1314)
字数:4254
正文:

三对夫妻的淫荡故事(01)

***********************************
  叶莲:28岁,一所中学的舞蹈老师,爱好:跳舞。老公:陈明,32岁,
医生。

  张媚:33岁,地产经纪,爱好:练瑜伽。老公:宋华,36岁,某大保险
公司经理。

  潘蓉:30岁,按摩师,爱好:游泳 .老公:杨志强,33岁,按摩师共同
经营一家按摩馆。

  【故事简介】:

  三对住在同一栋大楼同一层楼的夫妇,3对夫妇都是很好哥们和闺蜜,但因
为一次3个人妻的淫荡的测试对方老公的计划,密谋试探的勾引对方的老公想测
试是否对自己妻子的忠诚,结果慢慢走向了偷情,互绿,很换妻,群交的故事,
里面有很多场景都是大部分男女的梦寐以求的性爱故事,通过这三对夫妻慢慢呈
现发生你我生活中的淫荡故事。
***********************************

         第一章 相互勾引对方老公的计划开始

  在一个周末的清晨,一个小区里一幢公寓8楼其中一户的主人房里,男主人
名字叫陈明是一名年轻有为的医生,还在朦胧中,却是半梦半醒间感到下身阵阵
异样的痕痒,渐渐醒来时只觉得鸡巴被一样又湿又热的东西包裹着、紧吸着,十
分酥痒舒服。他一下子全醒过来时,只见窗外天色微亮,蒙胧的白光折入房内,
自己还是躺在床上,而那身上的被单却由自己下身高高的隆起来,像撑起一个小
帐篷来,鸡巴又一阵酥痒心里也就一下明白了!

  一手掀开被单,果然那是自己美艳的妻子-叶莲今年28岁是一名中学的舞
蹈老师拥有丰臀美胸的身材由于她练舞蹈的缘故更让她身材显得细腰美臀,她就
伏在那处,陈明那不知何时硬起的鸡巴给她小手轻握,给张开的性感美唇挑弄着,
她正津津有味地在上反复吸吮舔弄。叶莲见丈夫醒来了,伸手把额前垂下的秀发
拨向耳后,然后甜甜一笑,明眸流转,既是得意又妩媚的样子,叶莲轻声问道「
舒服吗,老公?」

  陈明见妻子这样握着男人鸡巴迷人的一笑,真是放浪中见可爱。示意地点点
头,然后问「想要吗,小淫娃?」叶莲伸出舌头从鸡巴根部往上直舔,在龟头边
缘绕了一圈,才说:「好想哦,我们做完爱只做了2次,现在我又想要了,可以
给我吗,老公?」

  陈明把眉头一皱,假装无奈的样了,把腰一挺,鸡巴直直地在空中晃了几下,
他说:「快舔,小淫娃!」

  叶莲又妩媚地一笑,马上吐出舌头至卵袋开始连连舔扫起来,粉红色的舌头
十分着意地触弄龟头的棱边和下端敏感带,这几下功夫使下身传来阵阵强大快意,
陈明的头皮也一下酥麻发痒全身舒爽。

  叶莲紧接着一口将鸡巴上半节含入,专门吸弄龟头部分,一下紧一下松慢慢
套动,再伸手掌轻轻摩挲卵袋,陈明渐渐禁不住了种酸痒,下身肌肉一阵紧张一
阵放松,「呃……呃……」口中已低声轻叹起来。

  叶莲虽然结婚前只有和3个男人性爱经验,但自己累积下来的经验和平时姐
妹们的教导,在口交一技上经验老到,已到达专业AV女优水平,故此男人给她
这样舔、撩、含、吸、吮、套、摩,无不舒服得欲罢不能欲仙欲死!更兼她有善
解人意讨人喜欢的模样,以及如此了得的口技,陈明每次都爱死妻子的口活了。

  叶莲见丈夫已开始进入状态,这时吐出鸡巴,湿热的舌头就向毛茸茸的卵袋
施行密集舔扫,虽然那并不是十分刺激的动作,但男人被如此服侍,那种原始的
愉悦和满足至非言语可以形容的了!

  陈明看着美妻如此努力地让自己舒服,真是心醉神迷,于是闭目享继续受妻
子的口技,那时,鸡巴已经涨得不能再涨了,根部的酸麻越来越强烈,已撑不多
久了……

  叶莲最后来个深喉,把丈夫粗大的鸡巴大半节给含到咀里,继而努力吸紧套
弄起来,再一手摩挲卵袋,双管齐下,才不到一分钟,陈明酸痒中禁不住全身一
颤,鸡巴根至小腹一带爽快到了极点,一股内劲猛地松泄出来,从鸡巴根一发急
涌到龟头部,巨快之中那股东西激喷而出……

  当咀里的鸡巴一阵搐动时,叶莲已然知觉,那一股暖热的浓浆猛地激射直迫
喉咙,她感到咸腥精液涌出,喉头一热就顺势一口、两口、三口,把涌出的三沱
热浆吞吃干净,然后再慢慢进行吮吸,至龟头马眼再没浆液流出了,才松口吐出
鸡巴,再又轻轻地用舌头舔弄,让男人继续在舒爽下慢慢放松,真是服侍周到。

  陈明从激射的余韵中回过气来,叶莲对她嫣然一笑,陈明真是爱怜得讲不出
口来。于是挺腰坐起,伸手轻轻拨弄妻子狂野散乱的卷发,另一手怜惜地抚摸她
柔美的脸庞,叶莲爬上去搂着丈夫,陈明顺势让两人躺倒,番身把她压在身下,
从她耳背往颈脖前胸吻着!

  然后轮流吸弄两只如棒球大小圆鼓挺立的乳房,一手从肚腹向下摸索,那柔
软毛发之下的屄口已是微湿,陈明一向认为用手指插弄女性的屄道很不温柔,这
时手指只轻撩屄口周围,那敏感地方一经刺激,叶莲紧张得双腿稍为一夹随即又
主动分开来了!

  陈明移身往下,头部刚好对在她腿间,月色虽是微蒙,但那小屄处色泽分明,
浅红色的阴唇微微外张,此时湿润湿润的正含苞待放,实在令男人神往!

  陈明低下头去,张咀把那屄口部位都吮吸住,然后用较粗糙的男人舌头用力
朝屄口舔弄,时而深入屄内,时而往上扫弄敏感的阴蒂,叶莲如连遭电击,双手
紧张地按着丈夫头部,柳腰不住地轻轻扭动,被刺激得酥痒难当几乎忍不住要大
声呻吟出来,陈明也努力拨弄撩逗,叶莲那肉屄早已滑腻濡湿,只待男人进入了。

  叶莲身体原来十分敏感,只要有意地撩拨一下她便很快进入状态,然后着意
地弄她一会,便能使她高潮迭起,这并不费什么力气。因为叶莲很容量便给干到
高潮,男人很容易心理生理两下满足,更加刺激男人征服欲。

  陈明也早掌握妻子身体的状态!做爱时从不费神!这时叶莲欲火如炽,轻声
叫唤说:「唔!老公,好舒服,请你,请你快点来嘛。啊啊啊,嗯……」双手把
陈明的头轻轻上提,示意陈明快点进入。

  两人同住两年,床上运动早有默契,陈明于是躬身起来跪在床上,叶莲则背
转过来趴伏在他身前,丰翘的屁屁望后迎去,陈明挪腿向前,打她屁屁一下,说
:「小淫娃!」然后耸身挺腰,两手扶到妻子的滑腻如脂的肉臀上,叶莲早把手
从下伸来,握住了鸡巴将它带到位置上,让龟头顶着了屄口,陈明轻轻向前一送,
「啊……」长长发出一声,不等叶莲轻呼完,再一送,整根鸡巴便全部插到屄里
去了。

  「啊……好棒哦!老公,请你,请你用力干吧……啊……」叶莲低声呻吟起
来。

  陈明又一巴掌打在她肉臀上,说:「要怎样干你,说!」

  叶莲一边低声呻吟一边说:「怎样都可以,老公,你要我怎样都可以的……
叶莲都会听话……」

  陈明开始抽送了,一下快一下慢,一下浅一下深,插得啧啧有声!

  一会,陈明弯下腰来,一口咬住妻子粉颈,双手则改为伸前下探,各捞住一
只奶球着意地搓弄,再奋起劲一连五六十下抽插。

  叶莲几处敏感带均被撩拨着了,爽到顶点,微弱的呻吟声渐渐变成淫浪的呼
唤,「啊……啊……嗯……啊……老公……你好利害……啊……好舒服……-快
来啊……啊……」

  不一会,下身激动如潮,小腹酸痒得紧搐起来,阴道兴奋地开始收紧,巨大
快感如风高浪涌,「啊—啊……要……啊……要丢了……」连声叫唤不断。

  陈明亦顿感抽送时麻痒大增,再努力了三十来下,一下急停,接着连抽数下,
鸡巴再次酸极而发,爽劲一来精液又已射出……

  叶莲高潮已到,快感传遍每处神经激动畅爽,子宫再给丈夫几下顶中,下体
阵阵激动直达脑部,一下虚脱一阵酥软,慢慢倒在床上喘息不已。陈明本来是累
了,梅开二度之后也倒睡床上。

  叶莲稍稍回过神来,余潮尤未消退,她轻轻偎在丈夫怀内就要睡去,口中却
如梦如呓地说:「老公,我好爱你,为了你,我什么都愿意做……-老公……」

  两人就这样子又没力气的满足的睡着了。

  ……

  今天是一个悠闲周日中午,陈明今天还有一些事情需要回去诊所,而叶莲就
和她其他两个姐姐约好在她吃午饭聊天。

  分别一个是做地产经纪的张媚,33岁,身高有167公分,风韵妖媚,有
一双撩人的凤眼和一双笔直丰满的大腿,加上做爱、做瑜伽使她身材线条分明。
虽然已经33岁,还有一个6岁女儿秀秀,但丝毫不有老的感觉。尤其那个圆滚
滚的屁股如少女般敲挺,每次穿着健美裤整个屁股圆圆形状,任何男人看到都想
捉一把。以及一把长发,有时做瑜伽时候会绑起来一个马尾,更加性感。张媚是
个精明的女人,非常懂得如何利用女人的本钱,使得她在销售房子都有很好的业
绩,她其他同事都在背后认为她是靠身体去换来业绩的,但这些只有当事人才知
道了。她老公:宋华,36岁,某大保险公司经理,也是个外表俊朗成功人士,
平时是个风趣幽默的男人,比较特别是他们这对夫妻平时无论人前人后都毫不忌
讳经常在人前卿卿我我,平时他们3个姐妹了解的时候,张媚就时不时拿自家的
房事和两个姐妹分享,可以看出他们夫妻是一对性比较开放的人

  另外一个姐姐就名字叫潘容,30岁,是一名指压按摩师。她虽然平时工作
时会穿着一身按摩师的白色衣服和齐膝盖的裙子,但是由于她刚刚到30岁,整
个人散发一种有少妇味道,瓜子脸,眼睛圆圆的,一张楚楚可怜的模样让男人都
很想征服她。她最让男人兴奋是她那丰乳,在衣服下的乳头,乳晕很大,浅色那
种,十分诱人。她和老公——杨志强,33岁,也是一名按摩师,共同经营一家
按摩馆,他们生意做得挺好,经常都是预约满的。

  叶莲不会想到的是这个中午和两姐妹的小聚在家的午饭将会让她们夫妻以及
她两个姐姐夫妻,三对夫妇之间的关系会有奇妙变化,是他们三对夫妻打破现在
的关系,慢慢走向一个偷情,换妻的淫荡故事的开始!

  今天叶莲在家穿的比较随便一件肉色贴身短袖中间一个大V领,白花花的皮
肤和乳沟都看得清清楚楚外加一条橘红色贴身短裙和雪白的大腿鲜明对比十分诱
人,张媚今天穿一件白色背心外加一件薄薄黑色丝质披肩下身穿一条NIKE黑
色紧身裤整个健美的身形显露出来,潘容就穿一件贴身粉红色短袖和一条棉质短
裙里面加上一条肉色丝袜,露出丰满的大腿。

  虽然陈明今天还要回去诊所那里做点事,匆匆忙忙的准备出门时往给饭厅的
女人快乐的谈话嘻嘻哈哈的笑声吸引往里面看了一眼,见到3个美丽成熟的人妻
正在饭厅里谈的很是开心有说有笑的,其实陈明心里一直都觉得除了自己老婆叶
莲的美丽,其他这2个人妻也是很吸引的尤其是潘容那种楚楚可怜的眼神让每个
男人都想去狠狠推到在床上猛力抽插征服她。陈明其实心里早就意淫了上百次这
两位个人妻了。他依依不舍的离开了家。

  这时3个人妻在讨论一部最近很火的电视剧,故事是说一对夫妻,老公趁老
婆不在那段时间和隔壁因为经常老公出差的人妻踏上了,最后发现原来老婆也是
和隔壁的人妻老公有一腿,错乱关系。

  这时,「现在的男人就是总觉得人家的老婆是最好的,其实自己老婆说不定
也是和隔壁老王好上的呢。就好像王XX的老婆马XX,那样。」张媚有点瞧不
起现在男人的语气说。

  「说不定我家那个男人已经和你有一腿呢!哈哈哈,你不告诉我呀。」潘容
说笑的对这张媚说着。

  「对啊,你老公的鸡巴好粗啊,我最喜欢舔了。」

  她们越说越淫秽了!

  叶莲听到脸红嘟嘟的,但她心里想着这样其实也蛮刺激的。其实在3个人妻
中看上去最单纯的就是叶莲,但其实她是个内心也很淫荡的女人这些都是只是她
自己知道。

  张媚问潘容:「妹子,你们按摩店平时那么多女顾客来,有时有私人按摩房
间的,你怕不怕你这么帅的老公给女顾客勾引啊?」

  「如果真的有就让他去吧。反正我都腻了对他,你觉得他帅,有么你去勾引
一下他,看他怎么反应也好。」潘容说。

  「哎呦,这个主意不错,我突然想到一个点子,我们3个要不互相勾引对方
老公,看看他们这些臭男人是不是对我们都是那么忠诚,好吗?」张媚说。

  「叶莲你知道吗?我老公宋华经常说你年轻美女,他说你跳舞整个身段都很
好,经常夸你腰细屁股翘!我真想看看他这个死鬼如果给你勾引会不会受得了,
会不会对我真诚。」张媚说。

  叶莲心蹦蹦的跳,说:「是吗,他真的这么和你说?」

  潘容这时说:「媚姐,我老公志强也说你呀!做瑜伽,整个身体都柔软得很,
还说你穿紧身裤的时候老诱人了,哈哈……」

  叶莲突然说:「其实我老公他也说过潘容姐你脸蛋好看。」

  「看来我们的3个死鬼都不怀好意,对我们虎视眈眈。」三个人妻哈哈的笑
了起来。

  张媚说:「既然这样子,不如这样找个机会,叶莲你勾引我老公宋华,反正
他说他公司需要参加宴会,他想学跳舞,而我就去试试勾引志强,假意让他帮我
做按摩,而潘容,你去勾引叶莲老公陈明,但我们这是试探性的,不要做越过线
的,全部点到为止,好吗?」

  潘容马上就答应了。因为她觉得这个游戏很好玩。

  叶莲也不好意思的答应了。因为两个姐姐都好像很兴奋似的!

  就这样这个淫荡的测试就开始了!

第二话:按摩店里的杨志强和张媚
作者:在纽约的男人(where1314)
字数:8220

  今天是星期五傍晚,离上周的淫荡勾引对方丈夫计划开始一个星期了,张媚
和潘蓉还有叶莲私底下商量好,让潘蓉早点离开按摩店去帮陈明按摩,留下杨志
强一个人在那,张媚会过去找志强按摩,叶莲就去张媚家教宋华跳舞。

  天下着蒙蒙细雨,路上行人很少,按摩店也是没有客人,因为留下志强一个
人觉得无趣的在玩着手机,看到时间也快到七点三十正准备关门回家的时候,一
个少妇穿一身灰色的带膝盖的连衣裙,露出一双丰满的美腿腿踩着高跟鞋按上这
家按摩店门铃。志强们一打开惊讶的说:「哎呦!是张媚姐,今天潘蓉提早回家
了」

  「是吗,那个骚娘这么早就回去了,那好了,你能帮接做个推按按摩吗?姐
最近肩膀酸酸的,正好是男的力气大,应该做──得更加──舒服,是吗?」

  张媚特意把做和舒服说得更加妩媚!

  志强心里突然一个咯噔跳了一下「当然荣幸之极啦,能替媚姐服务」,他心
里一直都意淫很多次的媚姐的身体,今晚千载难逢的他可以触碰到了,加上他专
心的手法让一个女人进入性欲高涨的状态是很容易的。他心想「老婆回去了就不
会回来店里的所以他心里就想着一定要好好捉住这次机会好好享受一下这个风骚
韵味少妇的身体了。」

  张媚今晚为了达到这个勾引测试的效果──说话,走路都带着一种淫迷的气
息,加上那个浓浓的香水,是男人都难以抵触。

  张媚也看到志强的眼神散发着一种渴望的眼神,她心里美吱吱的,毕竟女人
觉得自己能吸引着男人的眼光是一种快乐的事情,她就想今天点到为止的勾引一
下这个眼前这个男人,毕竟她也不想破坏姐妹情谊。

  随着他们两也是各怀鬼胎边闲聊边走进了按摩房。

  房间里暗暗的黄色灯光,角落有个张桌子的一台加湿器冒着白色水烟,和点
着香薰的味道,以及摆放整齐的白色毛巾叠在那里,旁边还有几瓶精油。

  房间中间是一个单人的按摩床,上面放着一套肉色一次性的按摩内衣,加上
柔和的音乐整个房间都能让人感到舒适温暖。

  志强把拿来了一条大浴巾,铺到了床上,让张媚换上按摩内衣后就趴了上去,
自己就去外面准备一下就再回来。

  等张媚换好了这个有点紧身的按摩内衣,一个少妇丰满的身体果得紧紧的,
尤其阴户那里一条小沟尤其明显,乳头也是由于突然身上衣服少了有点冷,突了
出来。

  张媚趴好后,心蹦蹦的跳着,听着柔和的音乐,志强拿着几瓶精油走进房间。

  「媚姐,你觉得怎么样?」

  「都还好,就是觉得这个胸罩有点紧」

  志强回答道:「脱掉吧,脱掉会舒服的,张媚也没说话,只把身体微微的抬
起,男人就把我的胸罩脱下来了。」

  在女人不察觉的角度,志强看着胸部挤压在床上虽然看不到乳晕,但奶子的
两边外旋的肉挤出来圆鼓鼓,看到男人下体有种微妙的反应。

  张媚说:「可以了,开始吧!」

  男人走到床边,摸摸女人的头,「媚姐,放松点。」

  突然这时女人感觉有一丝丝的凉,好像什么东西滴到背上,男人拿手开始在
张媚背上来回抚摸,粗大的男人手把精油抹到女人的背上,这样反复几次,张媚
感觉两个大手开始在背上来回的推油了。

  虽然张媚身体不算娇小,但是志强的两个大手已经完全把张媚的背包住了。

  感觉好舒服。

  志强突然问道:「疼不疼?」

  张媚发出舒服的声音小声说:「嗯还好了。」

  男人就这么上下来回的推,推了一会,就开始在张媚的脖子两侧的肩膀上推,
他说:「人最劳累的就是这个斜方肌了,」一会推,一会抖,一会又揉,这么折
腾下来,张媚肩膀顿时感觉轻松了许多。

  张媚在享受着按摩师时问志强:「你平时看这么多女人的身体,你会不会有
性冲动和那些女客人做出那种事呀,啊?」

  「其实大部分都是一些老女人,我才不会有兴趣呢,哪像媚姐身材性感丰满
的,看到就让人神魂颠倒」

  听到这么说,张媚美滋滋的回头对志强眉眼朦胧抛了一个意味深的微笑。看
到志强下体有鼓胀了几分,在按摩时还不时在张媚手臂边有意无意的摩擦着,女
人也感受到男人那雄赳赳下体已经有了反应。

  这时志强又在张媚的脊椎两侧在推,一会又到腰上按摩,确实很舒服,张媚
心里有种为自己的决定感到很开心。

  在女人心里美滋滋的时候男开始在她背上来回的绕大圈,从肩膀推倒腰,又
从腰两侧往上一直推倒腋下,感觉到男人的指尖似乎碰到自己胸部的边缘,就这
样一圈一圈的,志强的手每绕一圈,就往女人的身下移动一点,张媚心里又开始
紧张起来,感觉他的手马上就碰到乳头了,心里不免有些小鹿乱撞,心想「只要
他没有做出太过分举动都是代表他还是个好男人」身体的瘙痒让不知不觉女人的
身体微微的抬起了上身,希望能方便志强的手,马上就碰到乳头的时候,男人就
抽手出来。

  走到女人的脚下,张媚心里不免有些失望。

  男人开始按这双美腿了,先在女人的小腿后面上滴了精油,开始推小腿,还
顺便帮张媚做了几下足疗,推了一会小腿,就开始推大腿。

  由于张媚还穿着按摩内裤,所以感觉志强好像比较小心,就这样在大腿后面
由外侧开始,来回的推,又慢慢的往里移,一会感觉男人的手到了偏内侧的地方,
张媚心里又开始紧张了,他的手慢慢的移到大腿内侧,后膝开始推,一直推倒大
腿根部,张媚紧张的忍住呼吸,感觉全身的汗毛已经竖起来了,就这样,手很缓
慢的来回推,每一次快到大腿根部的时候,张媚其实都感觉有点窒息,这时候这
双手突然在大腿的根部抖动起来,女人就感觉全身像过电一样,这么抖动了一会,
身体已经开始出汗了,志强又用指尖在大腿内侧开始来回的撩动,感觉腿上痒痒
的,又舒服,又难受。

  突然感觉指尖好像无意识的隔着内裤撩了一下阴部,当时就感觉浑身发酥,
女人身体下意识的收紧了双腿,手又在大腿内侧来回的推,张媚的腿慢慢的被又
分开了一点,其实身体的反应加上荷尔蒙上升,女人开始盼望着他能摸摸那鼓囊
囊阴部,这时突然感觉男人的两个手指贴到阴部,张媚感觉已经有点窒息了,他
开始用大拇指隔着内裤按摩我的阴部,慢慢的,轻轻的,这种感觉张媚觉得好舒
服,下身已经慢慢的湿润了。

  张媚不知不觉开始想把内裤脱下来,志强的经验让他知道张媚的心思一样,
把内裤脱下来了。

  动作是那样的缓慢,似乎在拆开一样珍贵的礼物,这时张媚已经一丝不挂了,
全裸的趴在床上,他调暗了灯光,女人心里开始有一种异样的感觉。

  开始按臀部了,志强坐在按摩床边,把张媚的腿架在他的腿上面,在女人的
屁股上涂上精油,开始按摩,刚接触到皮肤,女人就本能的紧张起来,他轻轻的
摸了摸女人的屁股,志强低声温柔的在女人耳边说「媚姐,放松点」这种从耳朵
传来的痒痒麻麻的感觉,让张媚心里想「怎么能放松」志强开始跟张媚闲聊起来,
说的皮肤还不错,不干也不油,又说女人的臀型也不错,很翘,张媚这时候心里
暗自得意。

  因为他她最满意自己的就是身材了,一边闲聊,志强一边按摩,一会推一会
捏一会抖,张媚感觉到好舒服,心情也慢慢的舒缓下来。

  就在她放松时,他在女人屁股中间的沟内滴了几滴油,用手指开始慢慢的往
下滑,滑到了后脡,慢慢揉,张媚摒住呼吸,揉了一会又开始往下滑,马上就碰
到阴部了,手却停止了,反复了几次,张媚的心开始有些着急了,多么希望男人
的手摸摸自己开始瘙痒的阴部,这时他有从大腿内侧往上滑,感觉毛毛都碰到男
人的手了,张媚轻轻的摆了摆屁股,想暗示志强,手又从上往下滑,一直滑到了
阴部,用手指轻轻的贴在上面不动了,这次是没隔着内裤的,感觉到男人热热的
手指,张媚身体已经有些忍不住了!

  女人身体的瘙痒已经让她忘记了这次来这里的原因了这时候志强停了一会,
开始轻轻的揉张媚的阴唇,动作轻的似乎感觉不到,又能感觉到有东西在下面揉,
揉了一会,男人往阴部吹了一口热气,当时张媚就感觉水已经越来越多的流出来
了,男人慢慢的把手指伸进去,很慢很慢的,好像怕弄疼女人似的,过了一会,
手指已经到底了,他的手好像挺长的,手指放在里面不动,张媚这时已经开始情
欲高涨了,希望男人能动动,手指开始慢慢的抖起来,一阵一阵的,像是家的脉
冲按摩器,慢慢的抖动的幅度也越来越大,抖动的间隙也越来越短,张媚开始还
能忍住不叫,这时身体已经忍不住了,抬起头用迷离的眼神看着志强轻轻的叫了
声「嗯啊,志──强!按摩是这──这样的—啊──的吗?」

  就这一声似乎唤起了志强的,他的抖动开始越来越密集,女人的呻吟声也越
来越大,水也越来越多,志强把手拿了出来,又进来的时候把两个手指放进来了,
张媚感觉下面涨涨的,嘴巴张得大大的啊啊直叫,感受到手指似乎不粗糙,一点
都没有磨的感觉。

  他的两个手指在阴道里面时而抖动,时而转动,又时而抽动,他另一只手在
我的阴蒂上轻轻的按住,张媚已经觉得自己快疯了,那种感觉无法用语言描述。

  只感觉大脑是空白的,身体是僵硬的。

  似乎没了呼吸,不知过了多少时间,张媚觉得下身一阵痉挛,张媚来了第一
次高潮。

  女人用手紧紧的抓住他的腿,示意他停下来。

  志强把手抽出来,在阴部周围撩动,观察着女人的呼吸慢慢平缓下来,又准
备开始了第二轮。

  由于有了第一轮的体会,第二轮的时候,张媚的阴部已经适应了很多,不在
紧张,尽力的配合男人的手在里面活动,女人的、的臀部微微翘起,以方便他的
手动作,第二轮好像比第一轮更猛烈,下身完全像触电一样,真不知道男人的手
是怎么练就成这个样子的,就这样,第二次高潮也来临了,张媚这时已经完全没
有了羞涩,大声的叫着,啊噢……噢……啊啊啊啊──好舒服啊,来了,来了来
噢噢!──噢!来享受这个高潮,张媚感觉自己已经精疲力尽了,休息了一会,
像刚才一样,又似乎比刚才又强烈些的第三次高潮又来了,张媚从未有过试过没
有阴茎抽插光用手就连续三次高潮的体验,自己像死过去一样,趴在床上不动了。

  这时志强轻轻的在张媚耳边说,舒服吗?张媚点点头。

  「那我让你可以更加的舒服」说完志强把裤子脱了,露出一条高高翘起的硕
大阴茎在张媚头晃来晃去,龟头马眼上已经有一点点淫液流出来,上面还隐约有
在冒气。志强身子一挪让鸡巴更加靠近张媚的脸,这么近距离看到一条大鸡巴,
春情泛滥时候有种巨大的感官刺激,她望着志强摇摇晃晃的粗大阴茎,抿着嘴儿
一笑,说:「你的这东西好丑喔」。

  志强兴奋地喘着粗气,爬上按摩床搂住这娇媚的少妇,说:「好啊,今天,
我要用这根教鞭教训让你知道它的好。

  张媚格格一笑,昵声说:「是不是要用那东西打的小屁屁呀?」

  她趴在床上,摇着粉嫩嫩的宛宛香臀,姿态动人极了。嘴里却说:「可是要
人家看看这东西能耐呢。志强被她撩拨得快要疯了,扑上去一把抱住她说:「那
今天我就用我的屌把你驯服。」

  「好啊」,张媚格格地笑着:「喏,看看你的屌厉害还是我的肉缝厉害咯。」

  她转身躬起身子,用后背迎向男人的阴茎。志强嘿嘿一笑,握着阴茎在她的
小屁股上划起了字,皮肤细腻极了,马眼里渗出丝丝淫液,被涂在那光滑的臀肉
上。

  张媚咬着唇,忍着痒,不住娇笑,根据笔划读着他写的字:「我、干、你!」

  她忽然转过身来,呼吸急促地把男人推倒在床上,一翻身骑在了他的肚子上,
躬著上身,抱著他的头,把他的头压向她的乳房,像喂婴儿吃奶一样把乳头塞进
了他的嘴里,仰起吹弹得破的俏脸娇呼:「好舒服,快吸呀,我现在要用给按摩
费呢」。

  志强听话地揽住她的细腰,吸着她的奶子,女人面部燥红,媚眼如丝:「嗯
……嗯……啊!你坏,别摸我那」

  她忽然娇嗔地对男人扭着腰肢撒娇,反手打落他的手,原来志强一边亲着她
一边把手指插进了她的屁眼。

  「媚姐,看你多淫荡,你看,你的淫水……哈哈,都流到这里了。」

  张媚随着男人的视线看去,不禁羞红了娇颊,发出连她都不知道意思的呻吟,
忽然眸子煜煜生辉,兴奋地说:「舔光它,志强,把它舔干净。」

  男人一愣,但是看看兴奋中的美丽少妇,知道不答应她是不行的,而且他现
在简直爱死了她,激情中也不觉得有什么肮脏,听话地把手指放进了嘴里,舔干
净刚刚从少妇臀眼里拔出来的手指。

  空著的另一只手不闲著的摸著张媚的奶子,一脸迷醉的神情。

  张媚眼见朋友的老公这么听话,冲动地推倒了他,摇晃着屁股爬到他双腿之
间,反身成69式跨了上去,注视著已勃起的粗黑巨棒,柔媚地笑道:「想不到您
那么斯文的人,鸡巴这么大,真是叫人又怕又爱」。

  志强得意地一笑,抚摸着她耸在自已面前的香臀,爱怜地说:「媚姐,没用
生,想不到没用生小孩的时候就觉得你身材很棒了,现在做了妈妈身材更加丰满
了,更加性感风骚啦,我发梦都想见你这么美丽的身子呢。」

  张媚妖娆地一笑,说:「那么,嗯……嗯……那今天你就好好地享受享受吧。」

  说着把粗大的阳具含入柔软的小嘴,卖力的取悦他。」

  志强双腿一跳,兴奋地叫:「对,先沿著边缘舔一圈,喔……舌头要舔进马
眼,对,好好……好好吸,对,真棒,媚姐真骚,技巧真好……乖……再用点力
舔,啊……你的好闺蜜蓉蓉的本事比你差远啦」。

  张媚忘情的吸吮,吃吃地笑着:「那……就让我来当你老婆吧,让秀秀也要
叫你爸爸了」

  她格格地笑着,不忘温柔技巧地含吮他的肉棒。

  志强也兴奋地紧紧按住张媚白嫩的屁股,伸出舌头舔弄着她的小穴,少妇的
小穴娇骚迷人,淫水迷离,男人的胡渣扎在她娇滑的大腿根上,惹得她一阵阵娇
笑,扭动着小翘臀躲闪,蹭了男人一脸淫汁。

  志强经验丰富,用食指轻轻蹭著阴核,拇指和中指轻轻拨弄著她的阴唇,无
名指则一点一点的在她的洞口沟通著。这时张媚的呼吸已经越来越急促,满脸涨
得通红,娥眉轻蹙,美目微合,嘴里「恩恩,啊啊」的,显然已经进入了状态,
舔弄阴茎的动作时不时地夹杂着用牙齿轻噬的举止。现在,她热情得简直就像一
座即将喷发的火山一样,让人有点吃不消了。

  她,终于彻底放弃了自我的意识和尊严,放纵自已,成为一个追索情欲的女
人,志强满意地在她嘴上深深一吻,紧紧吮吸着她香滑的小舌头,张媚嗯了一声,
先是一松,然后就紧紧环着他的脖子,放情地和他互吻起来。

  张媚俏笑着从志强身上爬下来,跪在床上,雪白丰满的翘向天空,然后她回
头看着男人,脸上满是荡的笑容,「来吧,别人的老公,来干骚货我吧,快来吧,
让咋们结合在一起。」

  志强就像闻到腥的猫儿,立刻翻身爬起来,当他用手抬起女人的屁股,发现
她的两片阴唇早已湿透,立刻用手扶着已经硬硬的阴茎,用手分开张媚的两片阴
唇,顶了进去。

  「啊……好大啊……比……嗯……嗯……比驴子还大」张媚几乎不自觉地说
出比老公还大,幸好及时醒悟,措口不及,说了个比驴子还大,自已也忍不住好
笑。

  志强呻吟道。在进入那狭窄的肉道的一刹那,他也感觉到了女性腔道的柔软
和狭窄,这个少妇的及大腿的肉也在时绷紧了,那种久违的,不……是比那更强
烈美好的感觉冲激着他。在紧小的阴道里进出了几次,他一使劲,的头部终于顶
在了女儿的子宫上,张媚的身体一颤,「啊……」她的声音因为过度的兴奋而变
得有些沙哑:「志强……亲爱的……好哥哥,……快……啊,用力干我……」

  志强胀红着脸插送起来,每次内的磨擦都会发出「扑哧、扑哧」的声音,突
然听得门口突然有「叮咚,叮咚」两个肉体突然都给这么一下吓到都停了下来,
志强用眼神示意这应该是客人,这是肉棒还在湿热的阴道感觉到阴道一紧一缩的
蠕动着,女人用手捂着自己嘴巴,生怕发出一点声音,但男人的肉棒在里面给阴
道刺激着忍不出缓慢的又抽动起来了,一下一下,女人在嘴里发出呜呜~~的声
音!

  外面的「叮咚,叮咚也再响了2下就没声音了。」

  明显那人已经离开了。

  确定人走人了之后「唔……好舒服……刚刚吓死了~~啊!」

  张媚用兴奋的口吻呻吟道,痉挛的用力地向后顶着,大量的蜜汁顺着志强的
鸡巴流到了他的大腿上「啊……你的身子……好棒」,志强的肉棒一挺一挺地在
少妇的肉洞内抽弄着,不住的呻吟:「啊……啊……好舒服啊……快!用力……
用力挺你的大屁股!我要死啦……」

  他只觉得肉棒被四周温暖湿润的肉壁包绕着,收缩多汁的肉壁带给他无限的
快感,他一边在令人着迷的肉洞里抽送着,一边在张媚的乳房上捏了两把,问道:
「媚姐,我的大鸡巴大不大,嗯?你以前……啊……想没想过让我干?」

  张媚的脸红红的,娇羞地呻吟着,说道:「你要死了,人家不告诉你,……
怎么会想这么色的问题?」

  看到张媚害羞的模样,志强的肉棒涨得更大,「你不说,是不是?」

  说着他把肉棒抽出来,再狠狠地顶进去,每次都像射门一样,狠狠地顶在媚
姐肉洞深处的花蕊上,顶得张媚身体直颤,再也说不出话来,嘴里只有「啊……
啊……」的乱叫。

  顶了几下,志强停下来,呼呼地喘气,张媚的脸颊含春,满足地眯着眼睛说
道:「啊……你……你坏死了,顶得人家都动不了了。」

  说着又挑衅地挺了挺屁股,娇声说:「再来啊,看我怕不怕你?」

  「好呀,看看谁厉害?」

  志强又开始轻抽慢插,一连气干了四、五十下,此时张媚已是浑身细汗涔涔,
双颊绯红,志强的阴囊打在她丰满的屁股上「啪啪」直响。

  此刻张媚已无法忍耐自己的兴奋,一波波强烈的快感冲击得她不停地呻吟,
声音越来越大,喘息越来越重,不时发出无法控制的娇叫:「想了,我想了……
呀」,她一双媚目微微地合扰着,在脑中幻想着:「我一看到你……时……就想
着你,想你的大棒棒,想趴在按摩床上……让亲爱的……蓉蓉的老公干,让你干
……」

  「啊……嗯……对……就是那儿……」

  她脸上的肌肉被干得一紧,彷佛是痛苦,又彷佛是舒服,继续自已的幻想:
「我想着你插我,啊……你们一起插我……插我的嘴,我的小……穴,我的……
嘴巴……啊……宋华,还……还有陈明……」

  她叫着自已,和朋友老公的名字,仿佛他们真的环绕在自已周围,正合力奸
淫着自己。

  「啊……啊……啊……」志强越听越是兴奋,已经无法控制自己,不停地叫
着。他只感觉到眼前少妇的阴道一阵阵的收缩,每插到深处,就感觉有一只小嘴
要把大龟头含住一样,手中一对丰满的乳房也像波浪一样在胸前涌动,给了他最
佳的手感。

  他也像张媚一样,闭上眼睛,一边干着,一边幻想着自己的老婆和其他两个
少妇:「啊……蓉蓉,媚姐,啊……对了,叶……叶……莲,我……媚姐……」

  脑中一一闪过那些俏丽动人的身影,最后定格在他一直留在心底的少妇们的
身上。

  贺文远摸着张媚的大屁股,那里光滑柔嫩无比,张媚的呼吸急促,屁股在他
的怀里不住地扭动,热情得简直就像一座即将喷发的火山一样,让人有点吃不消
了。

  她吃吃地笑着:「……哥哥……老公,我要泄……泄……泄……泄……泄了!
……哦……哦……太美了……你的大鸡鸡好棒……哦……妹妹被插得好舒服……
哦……哦……哦……好舒服……哥哥……哦……哦……不要……不要停……哦…
…哦……啊……啊……妹妹……要泄了……哦……哥哥插得妹妹泄了……我就是
蓉蓉……我就是……叶莲,干我……干我啊……」

  志强被张媚的淫叫刺激得兽性大发,开始发狂的抽插,下体撞击着张媚的臀
部发出啪啪啪的声响,而张媚体内的淫水被狂猛的抽插带出大量,把两人的交合
处都弄的湿滑水润。

  「喔喔喔……嗯嗯……志强……啊啊啊……爽,嗯嗯嗯……很爽」张媚淫媚
的叫着。志强用手揉捏着张媚的雪白的屁股,准备做最后的冲刺,于是一手握紧
小华的细腰,一手则探下两人交合处,对少妇的阴核迅速地挑逗着。

  张媚受不了这样的刺激,昂头发出阵阵甜腻的淫叫「啊啊啊……喔……要到
了……我不行了……啊啊……会死掉……好……厉害……太多了……啊……到了」

  少妇的嚎叫,紧紧地刺激着男人的身心,他的屁股挺动的速度惊人,彷佛除
了下身的挺动,他就什么也不考虑似的,窄小的肉洞紧紧地摩擦着他的肉棒,强
烈的刺激不断地侵蚀着他的神经。

  哦,他也要忍不住了!他已感到这荡妇的小穴已经开始剧烈收缩了,紧紧地
箍住了他的肉棒,突然,一股炽热的液体突然在他的大龟头上一烫,他也忍不住
了,屁股一挺,肉棒直深入小华的子宫内,精口开放,粘稠的浓浆顿时激射而出,
突突地射入那幼嫩的肉体……

  张媚被射得身体不住地颤抖,屁股一阵颤抖……

  哦,太舒服了!

  最后,一切都平静下来了,少妇才软软地趴下身子,已经无力地男人也随之
紧贴着她的后背趴了下去,张媚挺了挺湿腻腻的臀部,推不开他,就死心地闭上
眼睛,一脸满足地睡去。

  当她醒过神来,清洗了身子后穿上衣服,在还有些疲倦的志强嘴上深深一吻,
吃吃地笑道:「坏人,你好厉害,干得我舒服极了,以后,我还会来找你,找这
丑东西给我……按摩……!」

  志强依依不舍地送这风骚的少妇,心满意足地离去,离开了按摩店,张媚打
开微信一个她们3个闺蜜的一个群看到了2条信息,叶莲:「我刚刚交完你老公宋
华跳舞,现在已经离开了@张媚」

  潘蓉:「我也刚刚帮你老公陈明做完保健按摩,现在回家了@叶莲」

  张媚也发了一条:「我也刚刚在你店,志强给我做完按摩,离开了@潘蓉」

  大家都好像各自那边发生了什么似的没有多说什么。

  张媚心想本来是只是点到为止的测试,但自己不知不觉和朋友老公发生那事,
心里有种对潘蓉的愧疚感,但想到志强对自己赞美,心里又马上美滋滋,此时,
她心里有种希望,就是希望她们两个闺蜜也做了同样的事,那样子心里的愧疚感
可能会少一点,就这样想着想着就回到家了,看到宋华正在浴室洗澡,自己就去
脱下高跟鞋,躺在沙发昏昏睡着了。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