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心天子】((81-88)

               花心天子

                81

  公孙天翔帮段紫萱治疗好了马上就告别了她,强忍着被她弄出的欲火走出了
医疗室,走往表妹的房间。

  看了下时间,现在已经是晚上10点钟了,公孙天翔走到表妹房间外,伸手
拉开房门,门果然没锁,他嘿嘿一淫笑,慢慢走了进去。

  公孙天翔走进去后,只见陈欣柔已经躺在床上睡着了,看来她是在等自己的
「疼爱」等的心急才不知不觉睡着了。

  公孙天翔早已经忍不住欲火了,飞快的脱光了自己衣服,赤裸裸的爬到了表
妹的床上。

  爬上床后,看着旁边的睡美人,公孙天翔憋不住内心的冲动,低头先亲吻了
表妹的樱桃小嘴,伸出舌头舐着她的红唇和齿龈,又吸住她的香舌轻咬着,一只
手则悄悄地伸进她的吊带睡衣领口,隔着胸罩摸揉着那白嫩浑圆的娇乳,陈欣柔
这对娇乳,虽然不是很丰满,但摸在手里像是两颗打足了气的皮球,柔软又充满
弹性,公孙天翔一面把玩着,一面用手指揉捏着乳峰顶端的粉嫩「红果」,手感
真是舒爽极了。

  陈欣柔在睡梦中皱着柳眉,小嘴里倾出细微的呻吟声,娇躯像触电似地抖颤
了起来,这是女性的敏感地带受到爱抚时的本能反应。

  陈欣柔穿着那粉红色的吊带性感睡衣,衬托出她极好的身材,那娇嫩的双峰,
那微凸的私处,还有睡衣下分叉处露出的白晰玉腿,无一不刺激着公孙天翔的神
经中枢。

  看表妹还没被自己弄醒,公孙天翔一边隔着睡衣摸她的乳房一边伸手轻轻脱
掉了她的吊带睡衣,慢慢把睡衣从她的肩膀上褪了下来,立时一幅精彩的春睡图
展现在自己眼中,只见表妹现在还眯着眼睛沉沉地睡着。

  脱掉了粉红色的吊带性感睡衣,陈欣柔就剩下了粉色的蕾丝乳罩跟今天她穿
的粉色蕾丝三角内裤,公孙天翔不停地吻着她,以发泄刚才被段紫萱弄出的欲火,
同时伸手脱掉了表妹的乳罩。

  公孙天翔眼冒欲火的看着眼前陈欣柔这对完全暴露在空气中的白嫩娇乳,那
粉红色的乳头加上同样颜色的乳晕,就像是在对自己示威一样,不停地晃动着。
他马上双手上去又搓又揉,加上嘴巴不停地添,恨不得把这两颗肉球一口吞下去。

  公孙天翔嘴巴一边舔着,一边把手伸进了陈欣柔的那件粉红色内裤里,摸到
她的私处那隆起的「桃源唇」和后面小屁股的臀沟,感觉到中间有一条微微透出
热气的小缝,洞口有一粒轻颤的小肉核。

  公孙天翔马上忍不住脱掉了陈欣柔身上最后的的粉色内裤,表妹的裸露的恫
体在自己面前展露无遗。公孙天翔跟她都光着身子面对面地只有几十厘米,现在
赤裸的「睡美人」实在是太漂亮了、太美了!

  公孙天翔不由伸出双手环抱住陈欣柔,两手在她身上来回探索,继续从她的
私处摸起,几只手指,深深地嵌入她娇美的「桃源洞」里面,「睡美人」虽在睡
觉中,但她也忍不住地发出呻吟,公孙天翔淫笑着故意继续来用手插动,让指头
去摩擦她的绝美娇嫩的「桃源洞」,这时候她的呻吟声不由更加地大了!

  「嗯……嗯………」正当陈欣柔沈醉在「桃源洞」传来的快感之时,公孙天
翔居然把她的淫水给弄出来了!这样一来她雪白娇美挺翘的臀部,整个地都裸露
了出来。

  公孙天翔淫笑着用力地在搓揉表妹的臀部,并且将手指伸到她的「桃源洞」
与菊花蕾里面去抠弄,让她所感受到的刺激更上一层楼。

  陈欣柔茫然中享受着公孙天翔的抠摸,让表哥他可以吸吮自己的娇嫩乳房!
后者当然也是毫不客气地就含住她那挺翘已久的乳尖,用牙齿跟舌头来刺激、玩
弄。

  公孙天翔用舌头轻舔着陈欣柔那个被自己开苞不久的粉嫩「桃源洞」,舌头
如灵蛇般伸进带汁的「桃源洞」中,轻舔着表妹的穴肉,「睡美人」似乎觉得体
内那种刺激的感觉已经慢慢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股骚痒的感觉。

  「啊………好痒………嗯…………啊」陈欣柔嘴角马上轻如蚊声的哼着。

  公孙天翔轻声叫了「表妹」一下,见她还没醒,但耳朵边听到她的如仙音般
的呻吟,自己再也忍不住了,伸手端着威武雄壮的龙枪对准表妹那早已淫水泛滥
的「桃源洞」插了进了,睡梦中的陈欣柔「啊」了一声,也不知道是因为疼痛还
是别的什么。但现在公孙天翔可管不了那么多,自己的欲火已经完全爆发了,又
是第一次干「睡美人」所以他太兴奋了……(作者鄙视道:「这样是迷奸……」
读者骂道:「毛,陈欣柔可是非常享受被她表哥干啊!嘎嘎)

  公孙天翔的龙枪在陈欣柔的「桃源洞」里来回的抽插,觉得这样干「睡美人」
马上产生了前所未有的快感。而他的双手则一刻也不停地搓揉着表妹的那两个娇
挺的乳房,睡梦中的陈欣柔下身冒出大量的淫水,一股股的浪水淫液,从她的「
桃源洞」里往外流出,一泻千里,流得被单上湿了一大片。

  陈欣柔竟然下意识地呻吟起来:「啊…表哥…嗯……嗯……哦……」听到胯
下「睡美人」的呻吟声,公孙天翔更加卖力地抽插,更加的在她的身上努力耕耘
开发这块宝地,小小的「桃源洞」内充满了浪水淫液。

  公孙天翔干了一会马上想换个姿势,由陈欣柔的背后插她,接着将她像只小
母狗似地趴放在床上,让她双肩着床面,一双玉腿跪伏着,翘起了雪白娇翘的屁
股。而自己跪到她身后,两腿分跨她两侧,左手伸到前面去抱紧了娇嫩柔软的小
腹,揉着肚脐眼,右手分开她粉嫩的被插得淫水不停往外流的肉缝缝,露出一个
粉红色的「桃源洞」,威武不凡的龙枪顶了顶,屁股往前一挺,就把整根龙枪插
了进去,慢慢地抽插起来。

  「啊……啊,表哥……噢……」陈欣柔终于意乱情迷的闭着眼睛呻吟起来,
仙音般的呻吟声马上回荡在整间卧室里面。

  公孙天翔被表妹不由自主的淫声弄的兴起,更加地卖力干了几十下,渐渐地
越插越快,力量也越来越大,每次都把龙枪整根插到陈欣柔的「桃源洞」底,顶
得她浑身不停地颤抖,两颗娇挺的乳房更是不停地在床面上划着圈圈儿。

  「啊……表哥………啊………喔…」听着表妹的呻吟越来越大声,公孙天翔
知道她醒来了,于是左手抱住她的娇嫩屁股,右手反搂着她的小腹,猛力地往后
拉,让她的「桃源洞」和自己的龙枪接得更紧密,一阵「啪、啪、啪」的干穴声
马上响起,发出肉和肉互碰的撞击声。

  公孙天翔每次都把龙枪插个尽根,又用龙枪头在她的「桃源洞」底的花心上
连跳几跳,自己夹紧屁股用力的干着,干得她一身浪肉抖抖乱颤,这样的冲、摇、
顶、撞、晃、摆通通来的盛况,以前2人可都从没体验过。

  「啊……表哥……丢了…丢了…啊」陈欣柔高潮已经接近,她拂乱的秀发,
淫荡的神情,摆动的臀部和双乳,这一切都使公孙天翔感到无比的刺激。

  「表妹,我也来了!」终于在陈欣柔的「桃源洞」底的一吸一吮的快感中,
公孙天翔爽快地精关一松,射出一大股「白白的牛奶」,直冲着她的花心。「咕
嘟」一声她的「桃源洞」底似乎也感受到白浊飞沫的冲击力,整个人被欢喜的波
浪所吞噬……

  公孙天翔自然地把表妹搂得紧紧的,感受到她全身都在颤抖着、抽搐着,知
道这种舒爽真是美得难以形容。

  公孙天翔伏在陈欣柔的身上,腰部又不停的在她的下体出磨擦,爱液将自己
的龙枪弄得湿润了,这时他不禁淫笑起来,因为表妹竟然又故意温驯的闭上眼睛
「睡」着了。

  接着公孙天翔淫笑的伸手往表妹那「桃源洞」小孔中探索,只觉得那孔道十
分细小。心中暗暗欢喜,伸手扒开「桃源洞」边的那两片粉红色的肉唇,顿时一
股白色液体顺着那道肉门流了出来,接着淫笑的用手握着自己的龙枪就往那道肉
门中一伸,一阵美艳感侵来,只感到自己被一阵温湿包围着,公孙天翔呆然地浸
沉在那份陶醉得从里面流出来的快感。

  完事之后,陈欣柔和公孙天翔两人的结合的部份没有分开,就那样躺着。

  望着这样的还在故意装睡的表妹,公孙天翔嘴巴吻着她的脸庞,双手揉捏着
她的娇乳,淫笑道:「表妹,你那里面最好了,爽死表哥我了。」说着他的龙枪
又硬了,不由将腰前后的抽送着已经满是白色液体的「桃源洞」……

  「呀………啊……表哥…不行了…」一阵沉默后,陈欣柔闭着的眼睛终于忍
不住张开来,那「甜蜜」的感觉使得自己再也不能装睡了,乌黑的美眸望着公孙
天翔,粉脸上一片高潮过后的娇媚绯红。

  「表妹,怎么样,刚才舒服吗?」公孙天翔温柔的问着,但下体还是故意的
抽插着。

  「啊…表哥,不要啊,刚才真的太舒服了,但我不行了啊,你要不就把月或
诗雨找来吧!」陈欣柔娇声说道。

  「哼,表妹,刚才你是不是在故意装睡啊!」公孙天翔得意的将仍在表妹体
内的龙枪抽动了一下,那样,她体内的精液又慢慢的流出来。

  「不要…表哥…快些拔出来……你不要再弄了。」陈欣柔娇声的着向公孙天
翔「哀求」着。

  公孙天翔伸手将表妹的乳房差揉着,将「红果」含在口中,跟着听到她的「
哀求」停下那抽送的动作,慢慢拔出早已完全勃起了龙枪,坏笑道:「那表哥我
去找月来了,你先休息会等会表哥我再让表妹你爽飞天!」他现在觉得自己不用
御女心经上的绝技,也能轻松搞定像表妹、林月这样的几女了,刚才可干了表妹
2个多小时啊,但像周婉仪、柳盈盈和林云熙她们几女不用绝技的话可没这么好
搞定的哦……

  等公孙天翔把龙枪拔出后,陈欣柔马上一阵失落,但自己真的受不住这快感
了,还是微笑的点头轻声道:「嗯,表哥,你去吧!」

  公孙天翔点点头,淡淡一笑,马上光着身体运起「飞龙在天」闪出了陈欣柔
的房间,闪到林月的房间外。

  公孙天翔伸手拉了下房门,门竟然锁了,他苦笑的轻轻敲了下门,要是林月
睡着了,那自己就别叫醒她了。但很快房间内传来林月的声音:「来了。」

  「啊,少爷!」一会儿,林月穿着白色睡衣来开了门,看见全身裸露的公孙
天翔马上惊叫一声。

  「怎么了,月,叫到少爷我很奇怪吗?」公孙天翔微笑的说着,马上不等林
月说话,双手横抱起了她,替她关了这里的房门,迅速闪回了表妹的房间。

  等公孙天翔关上了表妹的房门,被横抱在怀里林月支支吾吾的轻声道:「少
爷…我…我……」

  公孙天翔闪回表妹的床边,把林月放到表妹的旁边,微笑道:「月,你不喜
欢少爷我疼爱你吗,表妹刚才可接受我的疼爱了哦。」

  「哼,坏蛋表哥,人家在睡觉,你还来欺负我,还说什么疼爱,把自己说的
这么好听!」床上,全身裸露的陈欣柔伸手把旁边的林月抱在怀里,对着公孙天
翔一阵娇嗔。

  「欣柔……」被抱在怀里的林月鼻子闻着陈欣柔身上的体香,嘴边又欲言又
止道。

  「怎么了,月?」陈欣柔疑问道,双手还紧了紧怀里的林月,问道:「有什
么事你说啊。」

  「欣柔……那个…没什么!」林月说到嘴边又微红着玉脸把话吞进了自己的
肚子了。

  公孙天翔跳上床,躺在2女中间,把她们抱在怀里,左右双手各自揉捏着怀
里2女的乳房,左边的手伸进林月的睡衣领里,手指挑开胸罩轻捏着她那「红果」,
右手则不老实的抚摸着陈欣柔下体私处的阴核,口中对着林月温柔道:「月,你
有什么不开心的事吗?你放心说吧,无论什么事,少爷我都给你解决了!」

  「嗯……是啊……月,你说出来,表哥会给你解决的……嗯!」被抚摸着阴
核的陈欣柔边舒服的呻吟着,边娇声道。

  公孙天翔听着表妹的呻吟声,下体龙枪马上坚硬无比,左边的手更放弃摸林
月的乳房,而是伸进她下面的裙底,摸进里面的小内裤,突然摸到了……

  「啊…少爷…不要……」林月惊吓的紧闭着双腿防止公孙天翔的「狼爪」进
入自己的私处。

  「哦,原来是这样啊,月,这有什么好害羞的嘛!」原来公孙天翔那只手摸
到了林月内裤里包裹着「桃源洞」的卫生巾,明显是她的月经来了……

  「怎么了,表哥?嗯……」旁边的陈欣柔疑问道,但公孙天翔的右手还是继
续在揉着她下体私处的阴核。

  「呵呵,你问月吧」公孙天翔左边的手并没有抽回,而是挑开内裤里的卫生
巾手指也揉着林月下体私处的阴核。

  「嗯…少爷脏啊!…嗯…」林月娇羞着玉脸,看到公孙天翔温柔的目光,那
手指并没停止的迹象,也渐渐放松开紧闭着的双腿,樱桃一嘴轻颤道:「…欣柔,
今天…我下面…那个来了。」

  「哦,原来如此」陈欣柔笑着说道,接着伸手拍了下公孙天翔那只柔自己阴
核的手,对他说道:「表哥,月今天不方便你的疼爱啊,我从书上看到过,要是
在这个时期疼爱她,那她下面会觉得很疼的,而且还会被细菌感染的!」

  「呵呵,表妹,你以为本公子我不知道吗?」公孙天翔右手一捏陈欣柔的乳
房,转过脸对在那娇羞的林月坏笑道:「月,少爷我还从来没看过女孩子的月经
是怎么样的呢,你能给我看看吗?」

  「少爷……」林月大红着脸,但心里却非常甜蜜。

  「哼!表哥,这有什么好看的啊,月,你别理这个大坏蛋!」陈欣柔从床上
爬起来爬到了林月旁边,伸手把她抱在怀里,像是要全力保护她似的……

  公孙天翔不理会表妹的话,朝林月点头一微笑,右手更慢慢的摸进了她那混
有呈暗红色经血和粘液的「桃源洞」。

  「啊!少爷那里脏啊,好吧……我给你看一下吧。」林月拿这个少爷没办法,
只好娇羞的点点头,答应道。

  公孙天翔迅速伸手脱下林月下面的内裤,撩起她的睡衣裙角,看到那卫生巾
上面的呈暗红色的经血,淫笑道:「呵呵,终于看到了。」说着,马上扒开那卫
生巾,迅雷不及掩耳之间把嘴巴凑到她的私处把舌头吐出对着她那混有呈暗红色
经血和粘液的「桃源洞」一舔。」

  「啊!少爷/ 表哥!」2女都被公孙天翔的举动惊叫一声。

  只见公孙天翔吐了吐带有林月经血的舌头,坏笑道:「味道还不错啊!」当
然他说的是假话啊,那味道好才怪呢,一定是有异味的……

  「少爷/ 表妹!」2女都被公孙天翔弄的娇羞不以,但心里更爱他了……

  「呵呵,好了,今天我就抱着你们睡吧。现在很晚了,我们睡吧。」公孙天
翔拉过2女在怀里,接着脱掉了林月身上的衣服,就这样抱着赤裸裸的2个美女
温馨的享受着。

  「谢谢少爷!」林月激动的送上了香吻,甜蜜的躺在公孙天翔的怀里。

  「嗯,表哥,关灯吧。」陈欣柔也送上了一个香吻,躺在他的怀里,幸福的
闭上了眼睛。

  「嗯,晚安。」公孙天翔各自亲了她们的额头一下,伸手关了床边的灯,闭
上眼睛心里哭笑着:「本公子的欲火还没完全扑灭啊,怎么睡的着啊,哎,今天
都怪紫萱把我的欲火完全挑起,刚才还不如先叫诗雨出来让我疼爱呢,不行,明
天我要去找林云熙,只有她才能让我随心所欲的扑灭欲火啊……」搂着2个柔若
无骨的美女胴体如软玉温香般舒服,又想起林云熙那丰乳肥臀,下体龙枪更是胀
痛起来……

  ¥¥¥¥¥¥¥¥¥¥¥¥¥¥¥¥¥¥¥¥¥¥¥¥¥¥¥¥¥¥¥¥¥¥¥¥¥¥¥¥¥

  公孙天翔躺在床上搂着怀里赤裸的2女,翻来覆去,嘴里叨咕着:「收藏―
―推荐――收藏――推荐。」

  陈欣柔在睡梦中迷糊道:「表哥,收藏!」

  林月也睡梦中甜蜜的说道:「少爷,推荐!」

                82

  放学后,公孙天翔先送表妹和林月回别墅,接着和她们一起吃了晚餐,然后
再去医疗室替段紫萱治疗好了,又强忍着欲火马上就告别表妹们,开上跑车去往
林云熙那里。

  「喂,云熙吗,等会我要去你那里了,方便吧?」公孙天翔边开着车边拿着
手机说着。

  「Master,当然方便啊,我随时等您的到来。」林云熙坐在客厅里接
上手机,对着手机轻声的说道。

  「怎么了,不方便的话,我可以改天再来。」公孙天翔听出对方的声音很轻,
以为对方不乐意,所以对着手机淡淡说道。

  「不,Master,您来吧。」林云熙诚惶诚恐的说道,说出的声音明显
大多了。

  「嗯,那就这样了,等会见。」公孙天翔说完合上手机,嘴角淡淡一邪笑,
用力踩上油门,跑车飙往慕容别墅。

  客厅旁边一位漂亮的女生坐在沙发上对着刚合下手机的林云熙,疑惑不解道
:「妈咪,是谁打来的啊,你怎么会叫对方Master啊?」

  「哦…没什么,妈咪以后再告诉你好吗?姗姗。」林云熙走过去坐到这个叫
姗姗的女孩身边,对着她微笑着。

  「随便吧,妈咪,你现在让大哥去国外才让我回来,这样我和大哥又没碰面
的机会了,下次见到大哥又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了?」女孩语气有点不悦的说
道。

  林云熙听到这自己的「儿子」慕容锡国就想到他得罪自己的主人的事,语气
马上有点火爆的说道:「哼,你大哥有什么好见的啊,这个败家仔永远不会回来
了,让他一个人在国外自生自灭吧!」

  「妈咪,你怎么听到大哥就这么生气啊,算了,不说了,爹地出差也不知道
什么时候回来,这个家可真无聊啊!」女孩怏怏不乐的边说着边站起来走上楼,
走往自己的房间。

 ※※※※※※※※※※※※※※※※※※※※※※※※※※※※※※※※※

  公孙天翔开着帕加尼跑车一会儿就飙到了慕容别墅,他坐在跑车里对着守门
人通报一声,那守门人马上开了别墅的大门让他大摇大摆的把车开了进去。

  林云熙得知下人的通报已经站来外面等公孙天翔的到来了,只见她看见超酷
的跑车开进来就马上来到刚停好的跑车面前,低下头尊敬的说道:「Maste
r,您来了啊。」

  公孙天翔开了车门,潇洒的走了出去,眼中冒出欲火的看着跑车旁边低头的
林云熙,嘴角翘起一丝邪笑,随即点了下头,语气淡淡道:「嗯,让你久等了哦,
云熙。」

  「没有,Master,等您是应该的。」林云熙还是低着头,惶恐不安的
问道:「Master,今天要不要我带您去一个好地方玩玩啊?」

  公孙天翔凑到林云熙耳朵边对着她吹着热气说道:「哦,好啊我倒要看看是
好地方。云熙,你还是先抬起头说话吧,我不习惯别人低着头和我说话。」

  「是…Mas…ter。」林云熙被主人的弄的身体一颤,接着平静下心情,
唯命是从的抬起头,美目看着公孙天翔,热情期望的说道:「Master,我
们先去换衣服吧,我带您去的地方是私人俱乐部。」

  「OK。」公孙天翔看自己今天是穿着休闲服,去那些公共场合并不怎么合
适,所以就答应去换衣服了。

  接着林云熙亲自把公孙天翔带往别墅的服装室,在走廊上她还告诉自己的主
人,那已经不能生育的慕容锡国几天前被自己送到国外了,谈话期间正好经过别
墅的客厅,刚才那叫姗姗的女孩也碰巧走到客厅看到自己的妈咪带着一个陌生的
青年男子进来。她马上上去边打量着公孙天翔边问道:「妈咪,他是谁啊?」

  「哦…他是……」林云熙欲言又止的马上被旁边的公孙天翔举手打断了。只
见他看着面前这位18。19岁的女孩,染了一头金黄色的半长发,脑后梳了一
条麻花辫儿,显得很纯。她的脸蛋非常娇美,还面带桃红,杏眼如丝,上身那鼓
鼓的胸脯儿撑着白色的紧身小T- Shirt,平坦的小肚皮露在外面,粉色的
纯棉低腰宽松提臀运动裤,圆圆的屁股的曲线毕露,白嫩的脚上穿着一双平底儿
的夹角儿拖鞋,这完全是美国女孩的标准打扮,那被紧身衣包裹的乳房随着呼吸
不住的起伏着。

  「这女孩有欧美的野性外加东方女性特有的柔美,真不错。」公孙天翔一边
胡思乱想着一边对着面前的女孩微笑的说道:「你好,我叫公孙天翔,是慕容锡
国的朋友,今天有个宴会邀请我去,所以我来这里借衣服呢,就有劳伯母带路了。」

  「你好,我叫慕容姗姗,你是我大哥的朋友那叫我姗姗就行了!」女孩果然
有欧美女人的大方,她还伸出玉手对着公孙天翔,后者当然是微笑的伸出自己的
手和这个慕容姗姗握手拉。

  握完手后,旁边的林云熙说道:「姗姗,我先带这位翔哥去服装室。」说完
就带着公孙天翔走往服装室,慕容姗姗点点头在后面若有所思的看着走往服装室
的2人。

  2人走到服装室,关了门,公孙天翔目不暇接的看着面前衣架上各色各样的
服装,对着旁边的林云熙问道:「云熙,刚才那叫慕容姗姗的是你女儿?」

  「是的Master,姗姗这几天刚从美国回来,她在那边已经读完高中了,
现在就安排她在中国这里上大学了。」林云熙走过去替公孙天翔挑着服装,嘴角
边回答着。

  公孙天翔在后面眼睛看着在前面替自己挑服装的美妇人下面那肥美的圆臀,
忍不住走不去伸出「狼爪」一捏,下体早已翘立的龙枪隔着裤子紧紧的顶着那肥
臀,口中淫邪的说道:「她是你的亲生女儿吗?」

  「嗯…Master,她是我在生出儿子后紧接着生出的双胞胎女儿。」林
云熙语气有点低落的说着:「可惜我的那双胞胎儿子死了………」

  「哦,原来你生的是龙凤双胞胎啊。」公孙天翔点头说着,知道林云熙对自
己的亲生儿子的死打击一定很大,接着伸手拍了拍她的肥臀,带命令的语气说道
:「别想那些不开心的事了,快给我换衣服吧。」

  「是,Master!」林云熙马上遵从的替主人换上了一件白色高贵的燕
尾服。

  「嗯,这燕尾服不错。」公孙天翔看着镜子点头满意道,顿了下又对林云熙
吩咐道:「云熙,你就去换一件旗袍吧。」他现在脑子可想的是那爱穿爱穿旗袍
的冷傲美女殷仙颜啊……

  「好的,Master,您先去客厅等等我吧,我马上就去自己的房间换上。」
林云熙对着公孙天翔妩媚一笑道。

  接着公孙天翔穿着这白色的燕尾服走出服装室来到客厅,那慕容姗姗正坐在
客厅的沙发上看着一本女性杂志。

  「翔哥,换好了啊,这白色燕尾服给你穿上可真帅,比我大哥帅多了。真的
像一位白马王子啊!」慕容姗姗听到有人进来了放下手上的杂志,看到换了服装
的公孙天翔马上眼前一亮,口中「啧啧」的出了两声,眉飞色舞的说着。

  公孙天翔摇摇头,目不转睛的看着面前的漂亮女孩粉脸,对着她嬉皮笑脸的
说道:「呵呵,我可是个穷光蛋啊,去宴会的衣服都要向你大哥借,这样怎么会
是白马王子呢,最多就是一匹白马吧,可说不上是王子啊!」

  慕容姗姗被公孙天翔的话弄的「噗嗤」一笑,只见她摇头笑道:「我知道翔
哥一定是说笑吧,我可知道大哥从来不交没钱的朋友啊,再说翔哥的身上的高贵
气质可不是穷人所拥有的哦。」

  「哦,我有高贵气质吗,姗姗你说说你是怎么看出来的呢?」公孙天翔眼睛
还是全神贯注的看着慕容姗姗的粉脸,对着她笑容可掬的说着。

  「翔哥…」慕容姗姗被公孙天翔看着有点不好意思起来,粉脸竟然始无前例
的一羞红,她可是从小在开放的美国生活啊,和人打交道从来不脸红的,今天遇
到这公孙天翔就算她「倒霉」了……

  公孙天翔刚要想再挑逗一下这红着玉脸的慕容姗姗,那林云熙可穿好了一件
淡紫色的高叉旗袍进来了,她对着2人微笑的说道:「你们再聊什么呢?」

  「哦,伯母没什么,我们只是随便聊聊。」公孙天翔看着换上旗袍的美妇人
淡淡一笑道。

  「妈咪,你怎么穿上了旗袍啊?要出去吗?」慕容姗姗对着林云熙问道。

  「嗯,今天晚上妈咪也有个商业应酬要参加呢,我先送公孙公子去他的宴会
吧。」林云熙对着自己的女儿面不改色的说着谎话。

  「那伯母,我们是不是要走了啊?」公孙天翔在一旁心里发笑着,脸上也是
平静的说着。

  「嗯,姗姗,那妈咪先走了,这些商业应酬你也不喜欢去,就好好呆在家里
吧。」林云熙点头说道。

  「你们去吧,我上楼洗澡了。」慕容姗姗半信半疑的想着,看了2人一眼就
就走上了楼。

  2人走出客厅,走到了停车场,公孙天翔走到自己的跑车前,开了车门对着
后面的林云熙说道:「今天做我的车去吧,等会你指路。」

  「是,Master。」林云熙看着这辆超酷的帕加尼点点头微笑道。

  2人都坐上了帕加尼,公孙天翔启动跑车,看了下旁边正靠车座上,斜着美
眸满脸含春的望着自己的林云熙,他伸手过去,对着美妇人那妖艳的脸蛋狠狠的
一捏,他突然有一种意识,那就是今晚两人之间的游戏,一定会非常的刺激。

  「我们去哪里?」公孙天翔笑着说道:「你指路吧。」

  「唔…我们去浦东西区经过荒野的郊外富人居住区。」林云熙娇慵地侧过身
体,放荡的看着公孙天翔。

  公孙天翔淫笑的点头,把跑车马上开车别墅,心里淫荡的想道:「夜里开车
经过荒郊野外可以去打野战啊,这的确是一件很刺激的事情啊,这样令人有全新
体验的性爱游戏本公子还从来没玩过,不去尝试一下那可多可惜啊。」

  公孙天翔剑眉一扬,带着淫意,也不说话,脚下踩足马力,朝着浦东西区的
荒郊野外开去。路上,他已经忍不住一只手握着方向盘,一只手伸进旁边美妇人
的旗袍领里,隔着胸罩揉着她那丰满的霸乳。林云熙也大胆的伸出玉手,拉开公
孙天翔的燕尾服,从下面抚摸上去,看来她已经有点急不可耐了。

  男女之间性的吸引比其实事物更具有诱惑力,这个美妇人的动作越来越大胆,
摸着摸着,忽然之间,她急促的伸出玉手来,颤抖着将公孙天翔的裤子皮带松去。

  她现在想干什么,公孙天翔当然知道拉,刚才她滑腻的扦手摸着自己也觉得
非常的舒服惬意,自己就享受她的服务吧。

  只见林云熙松开了公孙天翔的皮带后,眼睛已经妩媚的瞄着这个英俊的主人,
在她双手的配合下,公孙天翔的燕尾服裤子拉链已经被她拉了下来,随后美妇人
马上俯下身来,用玉手和香嘴为主人服务起来。

  真是要命啊,公孙天翔还正在开着车呢,突然而来的刺激让他的方向盘摇摆
了一下,车身也更着晃荡起来了,好在公孙天翔高超的技术下把住了方向,稳住
了车身。

  林云熙抬起头来,淫荡的望着公孙天翔痴痴的笑了,看来她很满意刚才自己
的这个做法。然后她又俯头下来,继续着手的嘴的动作。

  公孙天翔暗暗摇头,他冷笑的想道:「你笑,本公子让你笑。待会看谁笑到
最后,哼!」虽然被这美妇人「摆了一道」,不过公孙天翔也非常享受着这种服
务,林云熙做的很卖力,她的舌头非常柔软,当然表面任谁也想不到她那高贵的
外表下竟然是如此的淫荡,还是个性被虐待狂,不过公孙天翔就喜欢她这样,他
一边开着车,一边抽回那着揉乳房的手,接着沿着美妇人的背脊抚摸下去,一路
摸到她那娇耸的肥臀那里。

  公孙天翔的欲望早就爆发,他的右手已经透过了林云熙的旗袍分叉处,往里
摸了进去,手指挑开她穿着那件丁字内裤,摸到了她那已经湿漉漉的「桃源洞」,
当公孙天翔的中指滑进「桃源洞」的时候,正在卖力服侍着主人的美妇人忍不住
从喉咙里发出了「嗯、嗯」的呻吟声。她玉手和香嘴的动作配合着公孙天翔也开
始慢慢的加快起来了。

  公孙天翔驾车正飞速往郊外荒野赶去,不过现在看来这美妇人已经是忍耐不
住了,她那湿润诱滑的「桃源洞」已经流出了好多的淫水出来,她突然停止了动
作,坐正了身体,留的公孙天翔下体的龙枪在空气中硬挺着。

  公孙天翔很奇怪,不知道林云熙想干什么,转眼一看。只见美妇人在座位上
稍稍欠身,然后双手在自己的旗袍分叉处摸索着,很快,一条淡紫色的性感丁字
形内裤已经被她脱了下来,她撩起旗袍裙角,双目含春,望着公孙天翔哀求道:
「Master,我好想您啊,我等不及了,现在就给我好吗?」

  公孙天翔邪笑一下,淫言r语道:「哼,真是荡妇,就是欠干,来吧!」

  只见林云熙吗上娇笑一声,她已经从旁边的车座上挪动起来,娇弱的身体一
下子就跨坐在了公孙天翔的大腿上,然后她伸出玉手扶住了主人那硬挺的龙枪,
往自己那湿润的「桃源洞」那么一带,然后就畅快淋漓的坐了下来。

  「噢……」美妇人已经发出了一声满足的呻吟,看来公孙天翔的龙枪已经完
全充实了她下面的「桃源洞」,她甚至不敢动了,扶住了公孙天翔的双肩,把螓
首埋到了主人的怀里。

  真是自己所说的荡妇啊,竟然比自己还要急不可待啊,不过公孙天翔心里可
爽着呢,看着趴坐在自己身上的美妇人,她胸前的丰满霸乳正隔着旗袍磨顶着公
孙天翔的胸膛,一切是那么的完美和荒淫。

  林云熙上身的衣服整齐,然后她的旗袍裙摆已经完全的掩盖住了他们交合的
地方,况且现在已经是黑夜了,往郊外路人的车少人稀,即使有经过的车辆,在
那么一瞬间也不可能看得清楚车内两人的这种亲密的姿态,即使是看得到,又有
什么好害怕的呢,估计全上海这么大,人有这么多,谁又会忍得他们呢。
  
  林云熙口中边苏爽的呻吟着边伸手从自己的旗袍里掏出一大叠票票,对着正
在「卖力」干的公孙天翔淫声浪语道:「喔…Mas……ter……您干的…我
好爽…啊,…我下面……的小妹妹爽死了……啊………我把票票全给你了!噢…
…」

  「是吗,哈哈,我爱票票,竟然云熙你给我这么多票票,那么待会我可要报
答你,对你全力施展出我的床上绝技,看不把你爽的魂飞升仙啊!哇哈哈……」
公孙天翔心花怒放的接过林云熙手中的票票,对着她发出一阵狂笑。


[ 本帖最后由 寒江独翁 于 2008-9-9 15:45 编辑 ]                83

  公孙天翔右手开着车,左手车座椅上摸索着,跑车的座椅是可以调节的,他
找到了那个开关,座椅很快就被他调后了一些,这样他们两人的活动空间顿时就
宽敞起来了。

  看到自己的主人并不反对,而且还为两人的欢好制造了很好的活动环境,这
美妇人林云熙顿时就痴痴的娇笑起来了。

  公孙天翔还在驾驶着帕加尼跑车,他即要双脚踩着油门和离合,又要双手扶
着方向盘,还要侧头注意观察路况。要命的是,坐在他怀里的这位美妇人,已经
扶着他的双肩,下身开始慢慢的动作起来了。

  相信这种奇妙的做爱方式,也只有公孙天翔才敢尝试,这美妇人简直是色欲
迷心,她不顾一切的坐了上来,好在公孙天翔的驾驶技术高超,他也是艺高人胆
大,既能平平稳稳的驾驶着跑车,也能惬意的感受着这种另类性爱所带来的快乐。

  就在公孙天翔把跑车开到了一处无人荒地的时候,这美妇人林云熙已经整个
人瘫软在了他的怀里,刚才那种绝对刺激的做爱方式,用不了多久,已经情动不
堪的美妇人早就是丢盔弃甲的投降了。

  这公孙天翔实在是太强壮了,和这样强壮的主人,特别是比自己年轻的男人
做爱,给到了林云熙一种全新的无比享受的感觉,以前她虐待那些男人的时候可
没这种感觉啊。

  一向寂寞空虚的林云熙今晚终于得到了一种彻底的放纵,没有什么比这种自
由去爱的感觉更爽的了。她娇红着脸,趴在公孙天翔的怀里,一动也不想动了,
但她很快就发现,原来今晚对于眼前的这位英俊强壮的主人来说,才只是刚刚开
始呢。

  公孙天翔把车停稳后,双手摸索着把前排的两个座椅放倒下来,在这辆帕加
尼跑车上形成一张小小的「床」,这回也该轮到公孙天翔大显神威了。他一把就
将这位娇盈的美妇人抱了起来,让她张腿跪俯在车座上,这才看清,泉涌般的淫
水已经在雪白的大腿上形成了两道清澈的溪流,从美妇人下体散发出浓郁的性味
儿,那种味道是和年轻姑娘的芳香截然不同的,是完全熟透了的女子特有的、用
来吸引异性的气味儿。

  公孙天翔被那种气味儿深深的吸引了,那种是表妹和林月她们身上可都没有
的气味。他一边用力的吸着气,一边伸长了舌头,从林云熙的一条大腿内侧开始
舔舐,经过深红色的「桃源洞」,再到另一条大腿的内侧。

  公孙天翔突然的「温柔」可没讨到什么好,林云熙一下儿就变得烦躁不安了,
不断用屁股向后拱着他的头,轻声哀求道:「Master…快…快…不要…啊
…不要再舔了…求您啊…快插…插进来啊…我要…」公孙天翔也知道她急,就是
让她求自己,这样才有征服感!

  接着公孙天翔淫笑一下双手插进了美妇人的旗袍衣领里,推开胸罩,用力的
捏住了那两团如同棉絮般柔软的乳房,从后面对准了林云熙那湿润滑腻的「桃源
洞」,下体的龙枪硬梆梆的向前一送,「噗嗤」一声,威武不凡的龙枪深深的顶
了进去尽根没入。让这几天一切难灭的欲火痛快的扑灭,现在的他只要快感,现
在的他只要发泄心中的欲火……

  「啊…」林云熙满足的大叫了一声,只见公孙天翔在那边干着的口中还嘿嘿
一淫笑的念道:「御女心经之龙枪七变:河豚变。」下体龙枪迅速按照自己脑海
里的思路在美妇人的「桃源洞」里胀大了足足一倍有多。

  随着公孙天翔下体龙枪的胀大再则动作也加快了,那林云熙早已经溃不成军
了,她的喉咙里发出大声的娇吟:「噢!!~~……好…胀……啊……M…Mas
…ter…您好强…啊……Master…我受…不了拉…啊!!胀死拉……啊
…」她只觉得主人下体的龙枪忽然变大在自己的「桃源洞」里猛烈的干着,这样
使得自己下体私处又痛又非常苏爽,痛爽交接的感觉可是叫人欲死欲活啊。

  公孙天翔可不会对被虐待狂怜香惜玉啊,一开始动作就超级的猛,所以美妇
人马上禁受不住的不由大声的娇哼起来,下体的「桃源洞」被胀大一倍有多的龙
枪插的满满的,「桃源洞」里更流出大量的淫水浪液滋润着主人那独一无二的龙
枪……

  公孙天翔在做爱的时候可一向都是超级的强悍,何况今晚他单纯的只是为了
发泄心中的欲火,他在御女心经的影响下,欲望爆发早就迷失了自己,现在只想
好好的干眼前这位淫荡而高贵的娇娃。

  要知道公孙天翔平时和他的那几位心爱之女玩性爱游戏时,都是对她们爱怜
有加的,即使是对那自己现在还不爱的她的柳盈盈,公孙天翔也从来没想过糟蹋
她的想法。只有那次在自己别墅和表妹们大玩一龙三凤,才使得自己爽,但是他
那彪悍的雄风可让表妹、林月她们害怕了好久啊,所以真正算是最凶猛的才是和
这林云熙在慕容别墅的地下室第一次搞上她那次……

  所以说眼前这位娇媚妖艳的美妇人就不同啊,至少,她那成熟的身体所散发
出来的魅力是无可抵挡的,而且,她现在还是被虐待狂啊,干她就不用计较太多
的得失,也更本不会有什么顾虑。被虐待狂就是越虐待她,越用力的干她,她只
会对你越服从,越忠心,完全不会反抗或背叛。

  今天晚上对公孙天翔来说就是为了不要命的操这位美妇人啊,除了操还是操,
这是一个让自己释放所以欲望的夜晚,公孙天翔更本不会错过享用面前这道美餐
的机会。他下体龙枪还在疯狂的抽插着,因为后背是贴着车顶儿的,说是抽插,
其实屁股移动的幅度非常的小,但这样却一点儿也不影响两人所得到的快感。公
孙天翔的腰腹力量很足,就算只向后退出一点点,撞击子宫的力量也毫不减弱,
「吱吱」、「噗哧」、「咕叽」,各种淫荡的声音还是从两人交和的性器间不断
发出。虽然耳朵边听到了美妇人的求饶声,但他可不会这么苯的停止下来,反而
在继续着那疯狂的抽插蹂躏。

  「唔…嗯…嗯…」林云熙闭着眼睛咬着自己的一根手指,拼命的忍着不发出
声音,因为她现在才意识到这不是在自家的卧室里。主人奸淫自己的速度超出了
自己的想像,娇嫩的子宫简直快被撞烂了,里的膣肉都来不及细细的品味被磨擦
的快感,就已经接近于麻w了。

  「嘿嘿……刚才是谁这么难耐的自己上来让主人我干啊,现在怎么不叫了叫
啊,叫出来,你越叫,我干你就越狠,大声叫,不会有人来的,除了我,没人会
听到你发骚时的浪叫的。」清纯女孩娇羞无限的样子是公孙天翔的最爱,成熟美
妇淫荡骚浪的样子也是他的最爱,但像林云熙现在这个样子,明明是个熟女,想
叫却又不敢叫,这样一点儿都放不开,他就不太得意了,他揉捏乳房的双手又加
了两分力。

  听了主人下流的话语,林云熙睁开了眼睛,四周都是树影重重,只有在正前
方很远的地方能隐隐约约的看到一片红砖房,大概是个小村庄,这里已经远离公
路了,连车声都听不到,静悄悄的,也许真的不会有人来吧。

  林云熙放开口中的手指,张开了小嘴,一连串儿的淫声浪语就此而出:「M
aster…啊…用力…用力操啊…我的乳…乳房要被您…啊…捏爆了…啊…啊
……要…啊…要坏掉了…爽…爽死了…」她一旦叫出来了,就再也停不住了,从
她声嘶力竭的喊声中,旁人是很难猜出她其实是在享受。

  美妇人趴在座椅上面,她也拼命的摇摆着自己那洁白的肥臀,在接纳着主人
全部的爱,随着公孙天翔动作一记比一记的深入,她浪叫着扭动自己的身体,配
合着主人的抽插。

  而公孙天翔就像是在骑马一样驾驭着美妇人的身体,他双手更有力的抓着她
那双霸乳,配合下面的动作,把她的身体拉向自己,这样可以使龙枪更深入她的
「桃源洞」。

  公孙天翔大腿撞击美妇人丰满屁股的「啪啪」声更加的紧密了。他也不用换
什么花样,一直就这样搞了下去,姿势在精不在多。他已经疯狂了,他迷离的双
眼在瞄着自己胯下那雪白的肥臀,美妇人还不知死活的在拼命的摇摆着,性感而
淫荡,这种强烈的视觉冲击让公孙天翔的动作更加的狂热。由于两个人在车里的
疯狂交媾,如果从外面看,帕加尼一直是在不停的振动,这种振动持续了很久,
终于在公孙天翔的呐喊和美妇人的浪吟下,公孙天翔在深深的顶进去后,他完全
的释放了自我。然后在这样的情况下,跑车的振动就嘎然而止…

         ※※※※※※※※※※※※※※※※※

  公孙天翔坐正了身体,拉上了裤子,他舒展了一下腰肢,那是一种完事后的
舒畅。他坏笑的回转过头来,只见旁边座椅上,美妇人林云熙还趴在那里,凑后
面看过去,她下面「桃源洞」那里已经是一片凌乱,但这也构成了一副绝佳的美
景。

  美色可餐,古人诚不我欺。有时候,单纯的性爱也能给到人一种全新的感觉,
因为那是一种不需要负责任的爱。

  公孙天翔伸手过去抚摸着美妇人那旗袍撩起来的光滑背脊和非满嫩白的肥臀,
他邪笑的问道:「怎么样,云熙,你还好吧?」

  「嗯……」林云熙全身酥软无力的回应着:「Master,您都快要弄死
我了,对不起Master,现在我全身无力了,我们现在还去不去俱乐部啊?」
她提心吊胆的说着,刚才公孙天翔那深深的抽顶确实让她人的魂都飞了起来,那
种用力、深深的「爱」实在是太美妙了,但现在自己确实全身无力了。

  「呵呵,放心吧,我们当然要去,今天我还玩不够呢。我给你按摩下,你马
上就会有力气了!」公孙天翔淫笑着,马上伸出双手,在脑海里念着口诀,按照
穴位对林云熙施展出了消除无力的抚摸之手。

  抚摸了一会儿,林云熙就觉得身体苏爽无比,全身的力气都回来了,她马上
受宠若惊的说道:「谢谢Master,被您按摩太舒服了,您的按摩技术真厉
害啊!真是太神气了!」

  这时候,林云熙却看到了主人正不怀好意的瞄着自己的下身私处,她那里当
然是泥泞不堪了,她的玉脸顿时红了,忙用手捂住,然后慌乱的去找丢落在车上
的内裤,这种欲盖弥彰的做法简直就是掩耳盗铃,公孙天翔不由的哈哈大笑起来,
美妇人更是羞红了脸,刚才自己让主人那样的玩弄还不觉得害羞,但完事之后她
的羞耻心却大盛,实在不好意思在主人面前裸露下体,她飞快的穿好了内裤,整
理好凌乱的衣裙,很快,一位研丽高贵的美妇人就展露在了公孙天翔面前。

  本来公孙天翔以为林云熙是被虐待狂是非常的淫荡,但没想到的是她现在竟
然在完事后不久就展露出了如此的高贵华丽,公孙天翔不由得啧啧称奇了,当然,
他对这美妇人的看法又加深了一层。

  公孙天翔嘴角上翘,他微笑的问道:「好了,现在我们就去你说的俱乐部吧。」

  「嗯……Master」林云熙心里对着主人更是尊敬、迷爱,她扳好了座
椅,微微点头。

  公孙天翔当下发动了跑车,飙驰在去往俱乐部的路上,一路上,车内的两人
都不说话,显得非常的安静,不过林云熙可是不时的偷眼乡看着公孙天翔,只是
后者在若有所思的想着事情。

  公孙天翔那英俊的面容加上在思考问题那冷峻的表情看上去当然别人一番味
道,让人有一种动心的感觉,林云熙此刻已经是心猿意马,难道自己40岁的人
了,会爱上比自己小20岁可以当自己儿子的主人公孙天翔吗?就算自己爱他又
怎么样呢,主人只是迷恋自己的肉体罢了………

  不管怎么样,这公孙天翔的确在性的这方面给到林云熙异样的感觉,她从来
就没有像今晚或地下室这2次这样的快感,那完全是一种欲仙欲死的感觉,如果
可以,自己真想天天得到主人的「疼爱」。

  很快,公孙天翔在林云熙的指路下把跑车开到了上海浦东西区外的富人居住
区。这里古树参天、花草繁盛、鸟语花香、环境优美。区内有一幢占地面积很大
的花园洋房,一到夜晚门前总是车水马龙,人来人往,似乎天天晚上都在举行鸡
尾酒会。这里进进出出的客人全是富豪贾商或达官贵人,平民百姓普罗大众根本
无从进入。但这些富豪贾商或达官贵人必须是一男一女甚至是一男带几女方可入
内,光棍男人就算你再有钱也谢绝入内。

  「Master,这是一间名为「SM赌场」的私人俱乐部,里面还包括「
SM娱乐」「SM同性」等等」林云熙指着前面的花园洋房解释着。

  原来这是一间名为「SM赌场」的私人俱乐部。既然称为是「SM赌场」,
顾名思义就是一间特殊的赌场,里面玩的自然是SM游戏,赌客们下的赌注当然
也不是金钱,而是女人。客人们只要拿出会员卡即可随意入场,里面有台球、网
球、老虎机、廿一点等赌具可供玩耍,赌客玩时是将自己带来的老婆、女友,不
管何种身份,只要是十八岁以上的女人即可以作为赌注。

  赢家要玩输家的女人,不是一般的做爱,而是玩SM,输家只能在一旁眼睁
睁地看着自己的女人被嬴家捆绑吊打,百般虐待,必然要发誓复仇,一定要嬴回
对方也要凌辱对方的女人,赌具旁边就是绳索、皮鞭、手铐、蜡烛等各式SM刑
具。

  赌场本身就是一个SM俱乐部,所以要求赌客们必须带着女人方可入场,否
则光棍输了无女人供对方虐待,来此欢乐的目的在于与女人狎玩SM,并非嬴钱。
俱乐部里面所谓的「SM娱乐」就只是单纯的SM爱好者提供舒适的环境和各种
SM工具,「SM同性」就不用说了………所以此赌场自开张以来,吸引了大批
SM爱好者,几乎每天都人满为患,生意滔滔。

  「哈哈,云熙,你既然把我带到这种地方来,那不怕我在这SM赌场里把你
输掉给别人吗?」公孙天翔牵着林云熙的玉手,走到花园洋房的大门前,看着前
面的守门的黑衣保镖,摇头对着美妇人坏笑着。

  只见林云熙从旗袍口袋里拿出一张紫色的卡放到守门的黑衣保镖前面,那黑
衣保镖拿过来检查了一下,马上尊敬的替她开了门,低着头继续站在一边。

  「Master,就算你把我输给别人我也不怪你的,我们进去吧。」林云
熙娇笑的说着,玉手挽着公孙天翔走进了花园洋房。

  
  守门的黑衣保镖伸手拦住了公孙天翔的去路,只见他口中搬出山贼的经典台
词:「此路是我挡,此门是我守,要想从此过,留下全部的票票。」

  公孙天翔可搬出了《疯狂的石头》经典台词:「我顶你个肺!」说完,举起
拳头对着黑衣保镖一记左勾拳,右勾拳的一阵猛轰。再嘲笑说了一句:「当自己
是山贼呀,还真够专业的!」

  黑衣保镖惨叫着马上说出第二句台词:「大虾,饶命啊,俺上有80岁老母,
下有3岁小儿,要不,俺把自己的票票全给您。」说完,迅速掏出一大叠票票交
到公孙天翔手上。

                84

  云熙,你知道这俱乐部的创办人是谁吗,我想这个创办人一定不简单的吧?」
公孙天翔挽着林云熙的玉手边走进赌场边说道,他可不喜欢拿这个美妇人去赌,
只是既然来了这里再怎么说也要见识一下所谓的「SM赌场」。

  「Master,这俱乐部的创办人是个很神秘的男子,我是这里的高级贵
宾,所以他本人来这里见过我一次,但他是带着面具的我无法看清他的面容,但
我从他的气势和语气可以看出他可能是中央的高官或黑道组织的人物吧。」林云
熙点头回答道。

  「呵呵,还挺神秘的。」公孙天翔摇头笑道,接着坏笑的问道:「云熙,你
以前常来这里玩吗?」

  林云熙挽着公孙天翔的手边走着,身体边向他靠近,那旗袍里丰满的霸乳直
逼他的手臂,对着他带撒娇的语气说道:「Master,求您别问我以前的事
好吗,以后我一切都听Master您的!」她以前可是常带着男人来这里和那
些和自己有一样「性」趣的贵妇赌博的,赌的当然是对方的男人拉,赌赢对方贵
妇的男人就在贵妇面前SM他、鸡奸他……当然现在可是反过来了哦……

  公孙天翔笑而不语,手臂享受着美妇人的丰满霸乳,边走着,心里边想着:
「这云熙撒起娇来还真有一番韵味……」

  「2人走到赌场的大门,大门外又有2个黑衣保镖守着,那2个黑衣保镖见
客人来了,马上替公孙天翔他们开了门。

  公孙天翔挽着林云熙笑着走进了赌场,一走进赌场只见里面人来人往,男人
的笑声、女人的痛哭声、呻吟声立刻传到2人的耳朵内,这里的SM游戏五花八
门,品种齐全,一点不比专业的SM俱乐部的逊色,有的SM玩意还颇具特色。

  公孙天翔看到那边有台球桌,只见那里正好有一个赢家将一个输家的女人剥
光衣裤放在台球桌上,让她仰面躺着四肢张开缚在桌子四角,嬴家正用台球棍去
捅她的胳肢窝,打她的乳峰,挠她的脚底,并将台球对准她张开流汁的「桃源洞」
击进去,到最后赢家还在众目睽睽之下爬上台球桌趴在她身上将她就地正法……

  公孙天翔看到这么淫秽的一面直摇头,并在林云熙的带领下来到另一边的网
球室。

  「Master,这里是「网球虐女」两位赌客先打网球,比赛输赢,赢家
可以虐待输家带来的女伴……」林云熙看着前面的网球室介绍着。

  只见网球室里正好有个赢家在虐待输家带来的女伴,那位赢家将对方的女伴
衣服裤子剥光后反绑起双手,然后分开两条腿倒吊在空中,先用网球拍去拍打她
的乳房,网球拍上的网眼系用富有弹性的硬丝织成,即有硬度又有弹性,一拍打
下去,网眼正好夹住女人乳峰上的两颗「红果」,令其兀然挺起,接着用网球拍
猛击女人的肥臀,再者就用网球拍卡住女人的两只乳头来回在侧面拉动,令女人
倒吊着的肉体在空中左右晃动,而全身晃动的重量都集中在被套在网球拍网眼里
的两粒乳头上,令她全身触电般地战栗不止,下体私处淫水狂喷!

  最后嬴家拿起那只毛茸茸的网球,走到分腿倒吊的女人跟前,她那淫水长流
的「桃源洞」正好为君蓬开着,嬴家先用网球放在她微微隆起的耻骨上,拨开她
那湿淋淋的两片阴唇,将毛茸茸的球推上她极为娇嫩敏感的阴蒂上滚动着,让她
婉转娇啼,骚麻酸软,接着将一只手的握着网球拍使劲揉搓她的酥胸,一只手将
网球朝她「桃源洞」里一塞,击球入洞……

  公孙天翔看着面前淫秽的网球室,嘴里「啧啧」称奇,在这里就如看了A片
一样,看的自己欲火腾升,裤子里的龙枪更是已经胀硬翘立,他忍不住伸手摸着
旁边林云熙旗袍里的肥臀,嘴巴对着她的耳朵边,淫言狎语道:「云熙,难道这
里赌客都在大庭广众下与女人做爱的吗,我现在很想干你啊,但我可不喜欢别人
分享我的乐趣啊!」公孙天翔虽然不理会世俗的什么道德理念,但在别的男人前
面做爱,那自己可受不住哦。「

  「Master……」林云熙竟然被公孙天翔弄的玉脸一红,接着她朝主人
点点头,叫过一边的两位赌场的工作人员,对他们说道:「帮我准备一间高级贵
宾房,这是我的高级贵宾卡。」说着又拿出口袋里的紫色贵宾卡放到两位赌场的
工作人员前面。

  那两位赌场的工作人员看到这紫色卡马上点点头,带着公孙天翔2人来到一
间高级贵宾房。

  原来赌场内设有许多间贵宾房,有些客人是不愿在大庭广众下与女人做爱的,
愿意与女人单独分享SM乐趣,就可开一间贵宾房慢慢地享用战利品了。

  公孙天翔和林云熙在两位赌场的工作人员的带领下走进这间贵宾房,只见贵
宾房内设备齐全,各式SM刑具应有尽有,里面还有SM昼报、图片及录影带供
顾客欣赏和参考,真是服务一流。

  「2位尊贵的先生、小姐,爱玩什么SM游戏都请自便。有事请按下房内的
那个蓝色按钮即可通知我们的工作人员。」工作人员指着那边墙上的蓝色按钮恭
敬的说道。

  「知道了,你们退下吧。」林云熙可是这里的常客,她不耐烦的摆手说道。

  「是。」两位工作人员说着就退了出去。

  等两位工作人员退出了,公孙天翔马上迫不及待的去锁好了门,上前把美妇
人抱在怀里吻着她那的没有一点皱纹还弹性十足的脸蛋,一只手早就攀上了她的
苏胸,伸进她的旗袍领里,手指挑开胸罩摸着里面那对丰满霸乳,另一只手更伸
进她的旗袍裙角里揉捏着她的肥臀,手指挑开内裤从屁股后面用力的戳着她那已
经淫水直流的」桃源洞「,对着她淫笑道:「原来云熙你也被刚才的情景弄的性
欲大开啊,看你下面的淫水都流出了好多啊,哦,这里没什么监视器或摄像头吧。
我们不会被偷拍吧?」公孙天翔可不想自己在做爱被人偷拍,要是被人偷拍传到
网上,虽然自己不怕什么,但要是被表妹们看见那怎么和表妹她们解释啊……「

  「嗯……Mas…Master,放心吧,这里是高级贵宾房,很安全的。
噢……」林云熙被这个主人弄的马上娇声的呻吟起来。

  「哈哈,那就好,来这里当然是要玩这SM游戏拉,今晚我可要玩个够!」
公孙天翔看着房间内的SM刑具淫笑的说着,听着美妇人在自己怀里娇声的呻吟,
马上二话不说伸手脱光她的衣服,过去那边拿来绳子将她反绑起双手,令其分腿
站立,将捆着的双臂反吊在天花板上。

  美妇人只能双手朝后弯腰低头站立着,接着公孙天翔又淫笑的拿过那边带铁
链的铁夹子,夹上她那已经翘立发硬的「红果」上,铁夹子上的铁链子是绕过小
腿夹而在另一只「红果」上,现在她只能弯腰站着,否则一直起拴在腿上的铁夹
子就咬紧她的奶头。

  接着公孙天翔坏笑着望着屋里这位美妇人,不紧不慢地脱着自己身上的衣服。

  不知是怎么的,裸体的林云熙自己竟然哭泣了起来,不断哭着掉下眼泪来。
公孙天翔见这美妇人哭了,不禁有些怜悯起来,于是上前拿出指巾替她擦去眼泪,
又用嘴轻轻地吻那双泪眼,还温柔地说:「云熙,怎么了?别害怕!我决不会伤
害你的。」公孙天翔也不明白这林云熙为什么哭泣起来,她已经是个被虐待狂了
啊,怎么会怕这些呢?

  那林云熙一听这话,马上受宠若惊的不让主人再吻自己的泪眼,摇头说道:
「不是Master,我是太高兴了……」还没说完,挣扎之中男女「之间两张
嘴不知不觉就碰在了一块,双方都用尽力气在吸吮。

  公孙天翔的双手慢慢地挪到林云熙的酥胸上搓动起来,美妇人的双乳当然是
浑圆坚挺,大而不堕,乳晕艳红如红枣。公孙天翔的手掌在两只肉球上轻柔爱抚,
继而又拈又摘,接着他施展其丰富的性技巧,只见他蹲下身去,俯在美妇人胸下
把嘴巴偎上了她的乳房,不停地啜吸,他吸到了美妇人乳尖泌发出的香甜。而他
的手掌则像蛇一般顺着美妇人白何细腻的玉体滑了下去,这只手一直钻到她两条
大腿的尽头方才停住,摸到那里早已是湿淋淋的一片。

  林云熙被反手吊着,动弹不得。在公孙天翔口手双重进攻下早已全线崩溃,
只满脸润红,香汗淋漓,秀发纷乱,大发娇嗔道:「哎呀!Master,我受
不了啦!哎哟!您快些给我吧!求您啦!啊!求您了……Master……」

  哪个男人听了女人如此诱人心魄的浪语还能顶得住?说时迟,那时快,公孙
天翔已站起身来到美妇人手獗起的屁股后面,双手猛地一拍她的肥臀,挺着龙枪
上「马」,从后面猛地「噗嗤」一声扎入了美妇人那阴水涟涟的「桃源洞」。

                84

  「云熙,你知道这俱乐部的创办人是谁吗,我想这个创办人一定不简单的吧?」
公孙天翔挽着林云熙的玉手边走进赌场边说道,他可不喜欢拿这个美妇人去赌,
只是既然来了这里再怎么说也要见识一下所谓的「SM赌场」。

  「Master,这俱乐部的创办人是个很神秘的男子,我是这里的高级贵
宾,所以他本人来这里见过我一次,但他是带着面具的我无法看清他的面容,但
我从他的气势和语气可以看出他可能是中央的高官或黑道组织的人物吧。」林云
熙点头回答道。

  「呵呵,还挺神秘的。」公孙天翔摇头笑道,接着坏笑的问道:「云熙,你
以前常来这里玩吗?」

  林云熙挽着公孙天翔的手边走着,身体边向他靠近,那旗袍里丰满的霸乳直
逼他的手臂,对着他带撒娇的语气说道:「Master,求您别问我以前的事
好吗,以后我一切都听Master您的!」她以前可是常带着男人来这里和那
些和自己有一样「性」趣的贵妇赌博的,赌的当然是对方的男人拉,赌赢对方贵
妇的男人就在贵妇面前SM他、鸡奸他当然现在可是反过来了哦

  公孙天翔笑而不语,手臂享受着美妇人的丰满霸乳,边走着,心里边想着:
「这云熙撒起娇来拐嬗幸环